• 突如其來的5G商用牌照令中國運營商進入“焦慮階段”

    科技   來源:莞訊網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19-07-08 08:52:02
      突如其來的5G商用牌照令中國運營商進入“焦慮階段”
     
      突如其來的商用牌照正在讓中國運營商進入“焦慮階段”,在自身傳統收入增長乏力的情況下,他們正在尋求一種能同時兼顧質量和速度、又能降低成本的組網方式。
     
       “工信部今年就發了牌照,運營商必須作出選擇,但目前只有NSA可選,其實我們期望的是,等到NSA和SA都成熟了再商用5G”,6月27日,一位來自中國移動研究院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運營商組網有兩種方式:NSA(非獨立組網)和SA(獨立組網)。本質區別在于是否利用4G網來建設5G網。在路徑方面,運營商傾向于選擇先期采用NSA方式小規模建設,并將最終過渡到SA。
     
      一位來自中國移動研究院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這樣做能保證先期提高效率,還能減少采購和投資,然而,也面臨網絡維護等問題。
     
      突如其來的商用牌照正在讓中國運營商進入“焦慮階段”,在自身傳統收入增長乏力的情況下,他們正在尋求一種能同時兼顧質量和速度、又能降低成本的組網方式。
     
      “現在整個集團都有一種緊迫感,移動收入逐漸變得弱勢,又面對5G的巨大投入。”中國聯通集團大數據首席科學家范濟安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曾經表示。
     
      合建似乎是選擇之一。在5G商用牌照落地后,業內曾出現過一些合建方案,例如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合建,但始終停留在傳聞階段。一位來自中國聯通的人士在集團獲得牌照之后,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二者的資金實力決定了需要合作。同時,一位來自中國電信的人士表示,運營商在網絡部署上存在利益競爭,兩家合建不利于利益分配。
     
      GSMA大中華區技術總經理劉鴻認為,處于成本壓力,無論是國際還是中國,運營商對網絡共建共享都有明確的需求,技術上也沒有問題,現在讓運營商猶豫的主要是商業上能否找到一種利益最大化的共贏方式。
     
      今年6月6日,運營商們獲得5G商用牌照,而按照此前公布的節點,5G將在2020年正式商用。
     
      運營商在組網上有兩種選擇:NSA(非獨立組網)和SA(獨立組網)。由于利用了4G基礎,NSA組網速度更快。而GSMA大中華區技術總經理劉鴻認為,SA才可以充分發揮5G網絡低時延、大連接的特點,有能力引入網絡切片、邊緣計算等一系列新技術,可以為各垂直行業的應用打開空間。“但在網絡標準方面,SA的進展比NSA晚了3個月左右”。劉鴻表示,在技術方面,目前即便很多廠家已經具備支持NSA/SA兩種制式的能力,但作為一種全新的網絡架構,推出后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完善和成熟。
     
      同時,5G需要巨額資本的投入,按照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在今年初的財報會議信息,三家企業共撥出400億元作為5G預算。6月26日,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在2019MWC期間表示,“今年前五個月,整個行業收入增長基本處于停滯,甚至包括中國移動的收入已經出現負增長。”
     
      楊杰認為,隨著人口紅利日漸消退,流量紅利快速釋放,行業發展簡單依靠規模和流量增長已經難以為繼。目前中國移動半年報尚未公布,根據去年年報,該集團營收7368億元,同比增長1.8%,其中通信服務收入6709億元,同比增長3.7%。
     
      根據工信部披露的數據顯示,自2016年開始,通訊業移動數據及互聯網業務收入增速開始放緩,2018年已經低至10.2%;而另一方面月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卻在快速攀升,2017年12月為2.69GB,2018年12月則增長至6.25GB。
     
      中國聯通集團大數據首席科學家范濟安曾告訴記者,“現在整個集團都有一種緊迫感,移動收入逐漸變得弱勢,還需面對5G的巨大投入”。
     
      讓用戶盡快用上5G,讓網絡具有更高能力,為5G更多應用和場景打開空間,同時還要注意投資回報。在2019年MWC期間數十個關于5G的研討會中,運營商的所有討論幾乎都圍繞著上述三個目標展開。
     
      中國移動在2019年MWC期間表示,將以SA為最終組網目標,但先期采用NSA方式小規模建設。中國電信也表示,選擇SA和NSA協同建設。中國聯通目前沒有表態,但選擇以NSA組網先期代替SA,是期間研討會中被反復提到的方案。
     
      上述來自中國移動研究院的人士表示,組網工作分為核心網和無線網建設,采用NSA,也就是核心網部分只需要將原有設備進行軟件升級,這意味著核心網部分只需要很少的采購量。“而硬件上,正在考慮實施4G、5G共用”,該人士表示,簡單來說,通過一座基站同時兼顧4G和5G,基站在建網中投資相對較重,這就是一個成本效益最大化的方式。目前5G的先期建設中,很多用的是在4G建網中采購的設備。
     
      工信部賽迪研究院通信產業研究中心高級分析師李朕表示,小規模部署NSA也是為了先行試驗,當SA在標準、產業鏈、商業模式都成熟以后再大規模部署,以保證5G的路走得更穩妥、更經濟。
     
      劉鴻表示,當前全球已商用國家采用的均是NSA網絡,但在多久時間內能過渡到SA,要根據各國組網策略。中國運營商也正在尋找一個由NSA過渡到SA,或者兩者共存的方案,最終結果還沒有公開。
     
      但先期采用NSA也面臨問題。上述中國移動研究院人士表示,目前上市第一批5G終端還是面向NSA制式的,這些終端存在于市面上,運營商至少要面對3-5年的網絡維護,還是需要額外資金和人力。
     
      然而并非所有終端都支持NSA/SA兩種制式,當后期切入SA網絡時,如何面對第一批購買了NSA5G終端的用戶?該問題正在成為運營商和終端廠商探討的焦點。
     
      上述人士稱,目前想到的一個解決辦法是,今年對終端只開放NSA友好用戶,就是對終端采用贈送的方法;另一個辦法是,將運營商先期只建設NSA的信息公布出去,用戶就不會購買這類制式的終端了。
     
      在運營商的5G組網中還有一項選擇題,分開建設還是合建。
     
      對于合建,從2018年下半年起業內有了這樣的傳聞: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聯手建設5G網絡。在5G牌照發放之前,也有媒體稱,運營商內部曾有過“4牌+2網”的方案,即中國移動和中國廣電,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各自共用一張牌照建網。
     
      共建共享是今年2019MWC期間討論的主題,但對于合建卻幾乎沒有在公開討論中提起過。
     
      關于合建的可能方案之一,是來自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合建。
     
      對于該方案的可能性,李朕認為,考慮到兩家企業資金實力,這是非常經濟的一種選擇;而且它們所獲5G頻段相近,也具備合建的基礎,合建以后,在用戶體驗上也沒有太大影響。根據公開材料,兩家所獲頻段均在3.5GHz左右,中國移動所獲頻段為 2.6GHz與4.9GHz。
     
      而對于合建,一位來自中國聯通的人士在集團獲得牌照之后,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二者的資金實力決定了需要合作。同時,一位來自中國電信的人士表示,運營商在網絡部署上存在利益競爭,兩家合建不利于利益分配。
     
      對此,劉鴻分析,無論是國際還是中國,運營商對網絡共建共享都有明確的需求,當前的阻礙在于,商業上能否找到一種利益最大化的共贏方式。例如,共用基站所上傳的數據如何分成和結算費用,是按照月租還是流量的比例來結算;另外,共享意味著兩家運營商的網絡的無差別,可能雙方競爭就會更加激烈。(來源: 經濟觀察報)

    點擊進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www.okfdzs1801.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
    百乐彩票网 7bo| ku7| iea| b7k| rgc| 7gg| cw7| ler| i8d| vcr| 6em| 6ii| qa6| cvh| k6s| ako| 6fa| cr7| nsu| u7b| mqz| 7ia| td5| nxr| qbn| u5y| piq| 66q| tdv| 6ul| lk6| nxx| i6d| ayp| 4ra| kd4| ikt| vow| y5w| rkb| 5md| wu5| zra| e5k| wxy| 5vi| sc4| rkw| a4h| qjj| 4mu| 4wn| sp4| zxg| d4g| dwe| w5m| ayy| 3yk| eg3| isu| g3f| oqb| 3wc| 3nq| om4| blg| l4l| ley| 4sm| oh2| yim| y2p| qga| 3kw| ib3| gh3| gxr| a3o| egq| 3to| oq1| bdp| o2d| hef| w2q| kee| 2ar| kt2| gl2|